野迈子

我们会更好 而我劝你善良

吗啡.morphine / 03

👉🏻ooc算我的,微R🔞🙈🙈

———————————————————

C0

C1

C2

————————

在陌生的床上醒来的感觉并不好受,矜贵的蔡医生自小便是个认床的主儿,加上和新认识的弟弟颠来倒去了大半夜,眼睛刚一睁开便感受到了浑身酸软的乏力。




“啧。”蔡徐坤挑挑眉,闻到了热牛奶的甜香。




有些腻味,他下意识的摸摸身上,使/用/过/度的某/处想必一定是红肿了,胸/前/两/点/也磨破了皮,辣生生的疼。




好在昨晚折腾了他许久的范丞丞还算有良心,帮他做好了清洗。毕竟洁癖严重的蔡医生向来不喜欢身上黏糊糊的不适感。




房门被推开,昨儿另一个将近一宿没睡的衣冠禽/兽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想着大概是玻璃杯子不经热,范丞丞的手指不断一点点挪着位置,嘴巴一吸一吸的嘟囔着,硬是把蔡徐坤给逗得“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烫手的牛奶传到蔡徐坤手上,范丞丞暖暖的指头不小心触到蔡徐坤微凉的指尖,他咻的一下缩回了手,耳根通红,像熟透了的虾。





蔡徐坤轻抿一口奶,睡肿了的唇水光潋滟,上方沾上些许奶渍,“哟,谢谢。”





范丞丞眸色逐渐加暗,霎时变得幽深。他死死盯着眼前娇人儿上唇突兀的奶白,下意识舔了舔嘴角。





……该死的性感。





偏生蔡徐坤还不自知,眼神无邪地对上他的,一脸天真,洁白整齐的贝齿轻咬着下唇,眨巴着眼睛。半晌像是意识到什么,忽的又笑了,好整以暇地问道,“范先生,我好看吗?”




范丞丞将近呆滞地点点头,马上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戏弄了,便嗤笑一声,倾身而上,含住了眼前在几秒之前一张一合说出挑衅般调侃句子的嘴唇,舌尖所到之处带着牛奶的香甜。




范丞丞很快退开,离开前却又不甘心地在那人下唇上轻咬一口。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黑色真丝薄被下一丝不挂的男人肩颈处是他制造出的泛滥红痕,好看的眼睛泛着水光,眼角微红。此时这位好看的人嘴巴正微微嘟起,一脸泄气,散发着诱惑的气息。



像极了勾引。



“蔡医生,你不乖。”



蔡徐坤闻言轻哼一声,不置言语。




范丞丞刮了刮他的鼻子,“怎么像小朋友一样,喝奶都喝错地方。”他轻轻用生了茧的指腹摩挲着蔡徐坤的脸,制造出一道道转瞬即逝的暧昧印记。




“还是说,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灼热的呼吸打在蔡徐坤的耳边,一下一下。范丞丞发誓,他是真的不知道原来蔡徐坤的脸也可以这么红 ,像雪山深处那堆常年不化的积雪上突然开出了与荆棘作伴的野玫瑰,放肆野蛮地以惊人速度生长着,娇艳欲滴,只待君采撷。



“蔡医生。”范丞丞的拇指擦过蔡徐坤的下巴,语调一转,“不上班么?”




蔡徐坤猛的抬头,可被扔在冰凉地板上一夜的衬衫哪里还能再穿,主人的难耐和另一方的粗暴早已使它支离破碎,纽扣迸溅开时甚至还伴随着满意的嬉笑和娇呼。





蔡徐坤捡起可怜的衣服,扔到更远的地方。“范先生,赏件衣服呗。”




他眼睛里犯着光,湿漉漉的像苦苦乞求的小狗,直望到人心里去。




范丞丞呼吸一滞,那种细细麻麻的感觉漫进心底,只教他说不出话。他努力压下心底不平,匆匆转身,“衣柜里,你自己拿吧。”




蔡徐坤坐在床上,欣赏着范丞丞的落荒而逃,指尖抵着下巴笑了。




“不过如此。”




—tbc—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