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迈子

我们会更好 而我劝你善良

《勿忘我》下

ooc,勿上升,2发完



姓范的小老头是个在同龄人中好看的主子,头发也很多,花白花白的。他很瘦,撑不起来,导致衣服有点塌塌的,但坐在地上,背脊仍挺得很直,风把他的衣襟吹得翻飞,有种明明悲伤故作坚强的美感。他一直好脾气地笑着,顶着太阳眯眼告诉我,“是爱而不得。”

我看着他,觉得风只要再大一点,他就会被吹走了。

关于17岁的范丞丞和19岁的蔡徐坤,有太多存疑。但也有很清楚的,例如爱情。

范丞丞说他们第一次见是通往一间间休息室的走廊上,乐华七个人从保姆车上下来的时候,蔡徐坤已经走了进去,匆匆一瞥却是惊鸿一眼。

“是件……嗯蓝色的衣服。”老头用双手比划了个框,“里面,嘿……”他挠挠耳朵,像是想起了什么,也许是被冷风吹的,耳尖通红。“是件渔网,粉丝送给你爷爷的。对,他的粉丝叫Ikun,都是很好的人。”

范丞丞那时没看仔细,等坐到座位上时便一直心心念念地想要去看坐在上位圈离他很远的蔡徐坤。

“我想要去看……一个很好看的哥哥。”

边上的Justin也跟着附和,“我想看那个蔡徐坤,蔡徐坤坐在哪……”

队长拍拍他们的肩膀,笑着告诉他们不行,范丞丞泄气的瘪了瘪嘴,倒是乖乖的不乱动了。

直到蔡徐坤表演时从通道里走了出来。

那时演播厅里的气氛因为之前几组的表演失利已经变得紧张起来,范丞丞整个人也因此有些消沉。

蔡徐坤的歌词写的暧昧缱绻,“对你的body着迷”,随着张PD的鹅笑大家都开心地笑出了声,坐在边上的皮皮贾扭动了两下身体又和范丞丞开始了表演,“不要对我的body着迷啊。”

台上那人也害羞的笑着,直到背景音乐响起,突然间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你知道吧,你爷爷站在舞台上那个气势,简直了。”七十岁的范丞丞坐在水泥地上温柔地说,眼里透露着向往。

“他属于舞台。我也想做得这么好。”17岁的范丞丞坐在凉凉的塑料椅上,在心底偷偷地想。

范丞丞不是一个人。蔡徐坤在舞台上是一个王者,他得到非议争论,但同样收获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喜爱和好评如潮。

而范丞丞则好像和他走了另一条截然不同的路,他失误,面对着席卷而来的质疑,忍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挫败感,失落地哭着。

“就像自己种的菜,等了这么久,快可以收成的时候一下被人偷光了。”

“为什么会选择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因为……喜欢。”他嗫嚅着回应,抬头的一瞬瞥见门外一闪而过的衣袖。

是蔡徐坤。

“完蛋了。”范老头盯着爷爷的照片,眼角的鱼尾纹特别明显,奇怪的是很顺眼,“那个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真的丢人丢大发了。后来你爷爷告诉我那天经过不是故意偷听的,实在是我边打哭嗝边说话的样子太像小孩太好笑了,他才没忍住。”

“后来我从门口走出去,你爷爷在拐角的地方等我,我们明明还不算认识,他就给了我一颗糖。”老头吹吹墓碑上的灰尘,炫耀似的赏了我一点余光,“橙子味的。”

他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他自己还喂了自己一颗奶糖,明明口味比我还幼稚,还非得说我是小孩,我这辈子都忘不掉他揉揉我的头发,告诉我要加油。我用头发蹭了蹭他的手掌心,他的脸就整个爆红,都能滴出血来。想不到舞台上那么酷的他是个那么害羞的人。”

可范丞丞不是A班的成员,每天Justin跟他炫耀说着“坤坤哥今天教了我wave的动作好好看”“我今天唱歌pitch上不去坤坤哥安慰我了哎”之类云云的时候他只能强行咽下心中的不甘,然后把手放进口袋里,偷偷摸摸那颗一直没舍得吃掉的橙子味硬糖。

但是他其实……也没有很喜欢橙子味。

因为有点酸。

范丞丞是个人来消的性子,只在跟自己熟的人一起的时候才会变成福西西。这句话一点没说错,他只能靠着找队长找周锐这种借口去A班、去VIP寝室,见缝插针地与想见的人说几句话。他每天都在在关注着蔡徐坤。

躲在角落里描绘着一个人的故事。

“我那个时候还没成年呢,不知道这便是最初的喜欢了。”男人不无遗憾地说。

要说真的亲近起来,大概是蔡徐坤再次夺得第一时,他鬼使神差地叫了声“老大”,那人还是很害羞,但长期以来的偷偷努力并没有白费,蔡徐坤把手放在范丞丞的脖子上,亲昵的揉捏,拍了两下。

他们像是很好的熟识的兄弟。

他们之后也真的成了很好的兄弟。

“一开始我想要看他一眼,后来我想要他看我一眼,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那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这像是一场单恋,我纵有千般疑惑,也不敢冲撞了眼前的人。

“你耐心点好不好。怎么一点也不像他了?”范丞丞白我一眼。好像向来残忍的时间,从来只带走了他的容貌。

蔡徐坤是自己发现小孩的不对劲的。范丞丞以为自己掩饰的够好,只字不提,却丝毫不知喜欢这种事嘴上不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他说刚开始我偷偷瞄他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每次他看向我,我都会很快把眼神挪开。后来关系好了,我越来越明目张胆地对他特殊,大概只有我自己觉得小心翼翼吧。”

蔡徐坤告诉过范丞丞,他是个很正常的男人,对男欢女爱的冷淡只是因为对舞台的追求。

“他说第一次心动是他手过敏那次,我拦着他,不让他用那个洗手液,然后告诉他有酒精不能用。嘿,他那时候没告诉别人。现在想想,可能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暴露的。”

范丞丞说,是我爷爷表的白。

他没多说,只说那天他喝了酒,蔡徐坤因为酒精过敏就半滴没沾。

蔡徐坤送范丞丞回去的路上,突然凑近,在范丞丞的耳朵边上说话。热气喷进耳廓里,湿湿麻麻,范丞丞的心里就像是塞了块海绵。

“怎么办啊,我好像也有一点点喜欢你。”

老头痴痴地笑了,“我那个时候在想,他的睫毛好长啊,他真好看。声音也好好听。”

后来的事情就那么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发生。

蔡徐坤会自然地坐上范丞丞的大腿,会在范丞丞情绪低落的时候伴他左右细声安慰,会任由小孩放肆,会亲上范丞丞脖子上的痣告诉他自己最喜欢这里。范丞丞会在蔡徐坤受伤的时候明显紧张,会逗哭了就停不下来的蔡徐坤笑,会在宣布C位时双手紧张地握成拳,在听到是蔡徐坤的时候笑得比谁都欢快。

他们越来越亲昵。

他们越来越相信。

他们在一起了。

没有鲜花祝福,没有盛礼昭告,只有两颗少年人炽诚热烈的心,连结在一起。

“你喜欢我么?”“哎,丞丞你看今天星星好多啊,月亮也好亮。”“我也是。”

那又为什么要分开呢?

我沉默不语。我没问。

因为范丞丞哭了。他年纪大,很瘦,所以哭起来显得滑稽。

眼泪一颗颗从他脸上滚下来,滴在水泥地上留下一个个圆形的深色印记。

“明明是他说的在一起。也是他说的分开。你爷爷是个胆小鬼,我就是个小丑。那天他问我我们的未来在哪里,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他说这辈子我们都不能。他嘴犟,可是你爷爷那个傻瓜。”范丞丞用手擦掉眼泪,“他不知道他自己哭了。”

他站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冰冷的石碑,戴上了帽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范丞丞这个傻瓜,还说我爷爷,他不知道他自己的身子在颤抖。他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和我记忆里节目中那个男孩子重叠了。

“因为……喜欢。”

范丞丞在不久之后就去世了。他的过瘦便是预兆。他一生没有子女。他的葬礼与其说是我主持,不如说是他自己早早就安排好了。他挑的照片是当年在大厂的时候拍的。他的墓穴也是自己挑好的。

他们看上去很登对。

他只留了一张纸条,托律师告诉我让我烧在爷爷的墓前。

上面只有五个字。

我一一照做。我觉得有些愧疚。

我忘了告诉他一件事,爷爷病危把相册交给我的时候,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爷爷年轻时喜欢过一个人,因为自作多情地觉得自己不能毁了他的光明未来,选择了屈服,选择了放弃。爷爷这辈子过得都不开心。你要记住,不管谁阻止你,不管是怎么样的威胁,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能过去的。只要你们相爱。”

我想起奶奶的歇斯底里,想起她的最后的无力。

大家都输了。

噢,还有件事。

我得再自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蔡徐坤的孙女,我姓蔡,叫司澄。




“那我们的未来呢?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你还小,你考虑过吗。这辈子都不能。”

“那就下辈子。”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