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迈子

我们会更好 而我劝你善良

C5·SECRET

_所有的深爱都是秘密。我怕你知道,我又怕你不知道。
——引子

_被无影灯照得如同白昼般的解剖室里,陈立农穿着蓝色的手术衣,用手上冰冷的外科手术刀割开同样冰冷尸体的腹部。

_准确无误的划开了死者的胃,“哇哦~很干净嘛。”陈立农挑挑眉,食欲大减,是因为什么呢……

_脱下右手的橡胶手套,拿起死亡现场的照片,“死前身体抽搐,口吐白沫。”随意放下,拿起旁边的血检报告,“啧啧,静脉吸毒……”将报告翻了一页,看到附有死亡报告的一页,陈立农在尸检医师的空白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_死者陈静捷,28岁,死于北京时间2016-7-13 22:00,死因:长期静脉吸毒,毒瘾发作后开枪自杀……

_“这人是外省一位书记的女儿,来北京玩的。他父亲强烈要求双重检测。走走过场就好。”想起朱正廷把任务派在他头上时对他的耳语,陈立农轻声笑了起来,不论怎么听,都有一种嘲讽的味道。

_人生啊……

_换下手术服,习惯性的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查看,陈立农才发现自己已经收到了不下20条的短信。

【农农,哥走了,你帮我照顾好他。】
【他有糖瘾,你车里要准备好甜食。】
【他喜欢吃巧克力,你得给他买DOMORI的。】
【他怕黑,怕一个人,怕虫子,你多陪陪他。】

……

_手指快速的往下翻,陈立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每次离开都重复一样的内容,有意思么。搞的蔡徐坤是个小孩子一样,他们两个玩得难道不是强强吗?一个冷面法医和一个中二军人。偏偏让自己照顾蔡徐坤,怎么就不怕,他会把蔡徐坤抢走……

_对啊,把蔡徐坤抢走。

_陈立农一怔,把突如其来的念头从脑海中除去,可是那八个字像是生了根似的,越扎越深。

_可笑……

_“想什么呢你!”陈立农烦躁的抓了把自己的头发。

_朋友妻不可欺。

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

【喂,我想吃糖了,可家里没有。】

慢慢将视线移到发信人那一栏,上面赫然三个大字。

“蔡徐坤……”没多想,陈立农就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在小路上把车速飙到120迈,这也得感谢通往蔡徐坤家的捷径上没有执勤的交警和测速。

五分钟不到开到蔡徐坤家门口,将车停下。

看着眼前那栋白色房子窗户里透出的昏黄光线,陈立农的心好像被谁揪了一把。

门出乎意料的没锁,满心疑惑的走进,陈立农坐到蔡徐坤旁边的空位上。

“呐~”蔡徐坤先开口,声调颤抖,却还是笑着。

“都结束了。”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有糖吗?”

陈立农喉结一滚,在身上摸索着,终于找到一颗“GODIVA”的巧克力。

蔡徐坤自然地接过,笑得一脸满足。眼角的泪痕在灯光下异常显眼。

“哥,你要是不开心,可以哭的。”

蔡徐坤愣了愣,“我啊,哭过了呢,可是没用啊。而且我是个大男人整天因为情啊爱啊哭去哭去像什么话。生活里,本来就不会只有爱情。爱情是什么,我们都很清楚。”

书本上说,当一对男女一见钟情或经过多次了解产生爱慕之情时,丘脑中的多巴胺等神经递质就源源不断地分泌,势不可挡地汹涌而出。不幸的是,我们的身体无法一直承受这种像古柯碱的成分刺激,也就是说,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处于心跳过速的巅峰状态。所以大脑只好取消这种念头,让那些化学成分在自己的控制下自然新陈代谢。这样一个过程,通常会持续一年半到三年。随着多巴胺的减少和消失,激情也由此变为平静。所以说,爱情最长的保质期是四年。

这就是爱情。

多可笑。

忽然闻到空气中某种异常熟悉的味道,蔡徐坤用力抽了抽鼻子,“消毒水?又出事了?”
“嗯。”陈立农的大手附到蔡徐坤的头上,肆意玩弄着对方卷卷软软的头发。

蔡徐坤倒也没说什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这个夜晚,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发酵着,变了质……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