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迈子

我们会更好 而我劝你善良

C4·你我之间

”既然如此,那就……祝你一路顺风。“

——小引

蔡徐坤几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出来的。

只记得就在他逃出冷藏库的那个瞬间,他清晰地,听到了来自身后的两声枪响。

然后,就再也没了声响。

他不敢回头。

他在怕,怕一回头,那个傻兮兮的臭小子就不见了。

他只是不停地向前跑着,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眶里掉落,就立马伸手胡乱抹一把脸。

脑海里不断回响着的是范丞丞的哀告。

“我求你了。”

当蔡徐坤跑下楼,在空旷,毫无一人的校园里不知所措时,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感觉到了孤立无援的无助滋味。

他只能不停地在偌大的校园里寻找着,身上的手机早已被收走,蔡徐坤只能在一个个走廊里寻找着公用电话。

身后一直没人追来,他心里的不安不断乘倍地放大。

“范丞丞……”

好不容易在一栋教学楼里找到一个老旧的电话,蔡徐坤颤抖着按下几个数字,几乎是在拨通的同时电话被接起,“立农……你听我说…………”

电话那头的陈立农一愣,“哥,你慢慢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丞丞……丞丞在清华大学食堂三楼的冷藏库里,我们找到凶手了,快来救他……快点来……我求你了……我求你了,陈立农,快来……”

陈立农闻言马上对身旁的张艺兴说了情况,后者在听到范丞丞遇袭就开始通知手下的刑警队行动。

“好,哥,你听我说,你呆在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别动,明白吗?”

“……嗯”蔡徐坤抱着电话筒,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自己这个哥哥,从来都不称职,老是让别人保护自己,说好了一起,却总让别人挡着刀子。

陈立农也没有挂电话,边往外走去,边听着由听筒传来的呼吸声。

蔡徐坤的呼吸声。

警方赶到的时候,冷藏库内只有那位胡姓男工的尸体。

范丞丞不见了。

一起赶来的朱正廷检查了尸体。

“死者胡严,身体共中三枪,两枪打在了大腿上,心脏的一枪是致命所在。现场有打斗痕迹,按韩法医说的应该只有两个人,所以……”

等陈立农找到蔡徐坤,把他带到现场的时候,朱正廷正好说出了判断。

“不可能。人不可能是范丞丞杀的。”蔡徐坤冲进冷藏库内,“范丞丞最多只打了他两枪,我发誓。那人拿的是他的枪,因为现在范丞丞不是执行任务,所以他随身携带的手枪里只有两枚子弹。丞丞送去医院了吧,你们可以去问他。”

“徐坤……”张艺兴咬咬下唇,“丞丞他……不见了。”

“艺兴哥,别开玩笑了。”

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看着蔡徐坤眼里希翼的微光,张艺兴别开了脸,“我们来的时候,现场只有胡严的尸体,没有范丞丞。”

“啊……那他可能逃出来了,在找我,对吧?”蔡徐坤看向身旁支撑着他身体的陈立农,“我要去找他。让开!我要去找他!”

说罢,蔡徐坤挣脱开陈立农的控制,跌跌撞撞地往外走着,“不可能的……你等着,我来找你……我来找你了……”

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模糊,蔡徐坤再也坚持不住,腿一软,就昏了过去。

“坤坤!”

朱正廷见状赶忙上前,抱起蔡徐坤,朝陈立农扬扬下巴,“我先送他去医院。这里交给你了。”

陈立农收回下意识伸出去的手,握紧拳头,点了点头。

……

在医院挂完盐水,蔡徐坤说什么也要回家。

朱正廷见劝阻无果,叹了口气之后就认命地开车,送蔡徐坤回去。

“坤坤,你就听我一句劝,丞丞肯定会找到的。”

“我从来不对你隐瞒什么,这次也一样。”蔡徐坤抿了抿嘴,“我这次,一定要找到他。”

“……”许久,到了蔡徐坤门口,朱正廷才开口,“我很开心你把我当成家人。丞丞的事,别一个人抗,别忘了,我……我们都会一直帮你。”

蔡徐坤下车,疲惫的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刚一进门,就被人抱住,黑暗中看不清那人的样子,只是那人炽热的呼吸一直打在他的脸上。

他一僵。

刚想反抗,耳侧传来熟悉的声音。

“老大……”

手摸向旁边的开关,空间被照亮,蔡徐坤看见范丞丞惨白的脸色,心里没有来的一阵生气。

却也放下了心。



“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我了!”不让范丞丞说一句话,蔡徐坤拉着他在沙发上坐下。

范丞丞乖乖的躺在沙发上。

他太累了。

体力早已在舟车劳顿和打斗中消耗殆尽。

蔡徐坤找出医药箱,用棉签沾了些许碘酒地涂抹在范丞丞身上大大小小的青紫伤口上,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你是想问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吗?”窗外的月光照进客厅,范丞丞眸里的星子熠熠生辉。

“我不想知道。”

“我要走了……”

蔡徐坤闻言身子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把范丞丞腹部的纱布一层层解开,即使要强如他也还是不可避免地倒吸了几口冷气。

小心翼翼地清理着被撕裂的伤口,重新拿出赶紧的纱布帮范丞丞缠好。

“范丞丞,这是第几次了……”疲惫的闭上了眼睛,蔡徐坤瘫坐在沙发上,“我记不清了……”

眉头不自觉的蹙起,蔡徐坤用手轻抚额头,缓解着自身不可言说的疲劳。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你第几次受伤,我已经记不清这是你第几次不顾一切的保护我,我已经记不清这是你多少次刚刚让我经历了重逢的喜悦,然后用你即将离去的现实把我打击的一败涂地,我也记不清,这是你多少次隐瞒着你受伤的事实,每次被我发现帮你上药的时候,发出那种吃痛的声音。”手从额头一直向下移,在左胸口停顿,蔡徐坤睁开了眼睛,直直盯着范丞丞,眼睛渐渐从深处湿了起来,“我已经记不清,这个地方,多少次叫嚣着,他告诉我,好疼,蔡徐坤好疼……他告诉我,蔡徐坤,你去把范丞丞叫住,让他不要走,范丞丞,你不要走。”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啊……”蔡徐坤的双手无力地垂下,“我只能一遍一遍的告诉我自己,你范丞丞有你需要守护的,就像我也有我的职责一样。我们都是这么骄傲的人,我们不会放弃那些所谓的狗屁使命,都不会成为对方的绊脚石。可是,我现在才发现,我做不到……”

根本做不到。

“老大……”范丞丞自嘲般的笑了笑,“原来,我让你这么累了吗,那……我们分手吧”

蔡徐坤不可置信地看着范丞丞,那人笑得一脸傻fufu,就像他们初见的时候,他的手上拿着一个卡通样子的草莓味棒棒糖,眼里是一弯清澈的湖,"交个朋友吧。"

时光不易老,可终究是……物是人非。

没有等蔡徐坤说出那声“好。”范丞丞拿起沙发上带血的外套,大步流星地走向大门。

“你不住一晚吗?很晚了……”目光不由自主的一路追随。

回应蔡徐坤的只有大门重重关上的声音。

啊……自己,是彻底被抛弃了吧。

张了张手,又紧紧握住,蔡徐坤这才发现,自己一直以为握住的东西,其实早已远走,留下的,只有一片空白。

离开的男孩靠在冰冷的大门上,望着天幕上的繁星,笑了出来,“你要好好的。”

一直隐藏在暗处的男人走了出来,“好了吗?”

“嗯。”

避开伤口,男人轻轻捶了范丞丞一拳,“我要是他,早就跟你说分了。”

恋恋不舍地把视线收回,范丞丞背着手,略带惆怅,“是啊,这次这么恶劣的失踪,是个人都会厌恶的吧。”看向身边的男人,“小鬼,报告打了吗?”

“嗯,上头已经把报告发给所属警司了。我救了你这事,怎么算?我可是为了你,浪费我一颗子弹啊。”被叫做小鬼的男人笑了笑,搭上了范丞丞的肩膀。

“谢了,兄弟。”范丞丞眯了眯眼,那个人,呵~枪都拿不稳,还敢动我的人。”

“你还得感谢他呢,要不是他拿不稳,你还能把枪抢回来吗?”

“那还得感谢你那最后一枪。”

“那是,要不是我,那人能一个飞刀砍死你了。走吧~Adam。”

漫天星光下,范丞丞回头看了一眼,房子的灯还亮着。

再见,老大。

我的老大。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