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迈子

我们会更好 而我劝你善良

C1·请别让我失去你

浩瀚的宇宙中,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颗小小的星辰。短暂而又绚烂,像流星,像烟花,从起始到绽放再到消失。只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一个生命就随风而逝,风过无痕了,再找不到一丝存在的证据。 

——引子

【北京 2016-7-11 下午7:00】

“你究竟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未来……”

电视剧里的帅气男主角用力地扣住女主的肩膀,一脸疲倦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疼。

“我……”

女主将说出回答,广告不识趣的插入,没有兴趣听某个大牌说着让人耳朵起茧的广告词,蔡徐坤扯扯耳朵,从身后的靠枕下摸索出遥控器,按下了关机键。

“无趣……”

手机铃声适时地响起,蔡徐坤瞥了眼来电显示,撇了撇嘴。

又要加班。

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拾起被随意扔在茶几上的钥匙,蔡徐坤三步并作两步的向门外走去。

果不其然,陈立农已经把车停在了他家门口等他了。

拉开车门,坐进副驾,动作流畅娴熟的就像在解剖台上使用柳叶刀时一样。

“陈立农你说说这是第几次了。”蔡徐坤皱巴着脸,“自从我来到法医部,就没有过过朝九晚五的生活,法医部不也不止我一个人嘛。”

驾驶席的陈立农踩下油门,“这次不一样,你去了就知道了。”

闷闷不乐地“噢”了一声,蔡徐坤垂下头,双手不断绞着衬衣的下摆。

往右看了看,陈立农便知道他是糖瘾又犯了,笑笑,“你右手边有巧克力,是你最喜欢的酒心的。”

闻言,蔡徐坤脸上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农农你说说,你怎么这么懂我呢!”

陈立农没说话,只是微眯了眯眼。

是啊,你说我怎么就这么了解你呢。

还不是因为某人临走前把你的癖好和习惯一五一十全都告诉我了。

是这样的……吧。

两人一路无言,车里一直弥漫着巧克力的甜腻味道以及那丝似有若无的酒味。

陈立农在法医中心前一个路口就把蔡徐坤放下了车,蔡徐坤倒也没说什么。

还是陈立农先开口,“我得去现场再看看。你直接去解剖室就好了。”

“嗯。”

正常情况要走五分钟的路,蔡徐坤只走了三分钟。

毕竟尸检这种事,向来都是争分夺秒的。

多亏了小爷我腿长。

……

推开解剖室沉重的玻璃门,蔡徐坤的眼皮都跳了一下。

下意识的开口,“怎么,你这个刑侦科的科长都来了,还叫我来干什么?”

正在检查尸体的朱正廷眉毛一挑,往蔡徐坤所处的方向看了一眼,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正翻开死者的眼皮。

“眼结膜充血,鼻腔与口腔糜烂出血,这些都是中毒的迹象。整个法医部门人虽然不算少了,可只有你还算精通毒物分析,不叫你来可以,你指出个人选来就可以走了。”

认命的叹了口气,蔡徐坤快步向解剖台走去,“血液样本送去实验室了么?”

“已经送去了,我说了,就算他们现在是在造生化武器,也得先把这份报告交上来。我牛吧?”

“嗯,是挺傻的。”

“蔡徐坤,有你这么跟哥哥说话的吗?”

没有理会朱正廷,蔡徐坤习惯性的把手套往上拉了拉,例行公事的问着,“死者身份。”

朱正廷也认真起来,“王皓泽,男,23岁,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大四学生。父母是开超市的,家境还算不错。目前无法判断是自杀还是他杀。死亡时间较短,所以身上还没有出现尸班,根据目击证人的证词以及报警时间,死亡时间应该是6:27左右。根据证词,死者是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突然身亡的。”

“那么晚吃?”

“他的室友说他复习到很晚,所以去食堂也晚了。这也导致目击现场的人不多。”

听完朱正廷的话,蔡徐坤按了按死者尚有余温的尸体。“你觉得是自杀还是他杀?”

“这……还不好说。不过据了解,他并没有自杀理由。”朱正廷看向蔡徐坤,“怎么,你有发现了?”

“目前还是猜测,死者应该是死于三氧化二砷中毒。”

“砒霜?怎么说。”

“口唇、颜面青紫。”蔡徐坤拿出手电笔,掀开死者的左眼,对着瞳孔照了下去,“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这些又是窒息的症状,再加上中毒迹象,所以我推测死亡原因是呼吸麻痹。这些都符合砒霜中毒的可能说。”

“不愧是大名鼎鼎蔡法医啊,这么快就有结果了。”朱正廷拍了拍手。“所以,现在就等血液检测报告了。”

“猜测而已。”蔡徐坤斜了朱正廷一眼,“大名鼎鼎还不敢当,你这个‘内外兼修’的朱部长,可是我们法医部的‘活金字招牌’。”

朱正廷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意外的没有回嘴。

摘下手套和口罩,蔡徐坤向解剖室外走去,“现在还是先别解剖吧。等报告出来再判断是否需要进行……逝者安息。”

两人一前一后,刚走到门口,玻璃门却先一步被人从外面打开。

抬头看见是Justin,蔡徐坤轻声开口,“血检报告出来了?”

“嗯!”

朱正廷迅速接上,“结果。”

“死者血液中砷含量超标。毒药应该是含砷的一类。”黄明昊拿着报告单,一脸知道线索后兴奋的模样。

“噢?既然如此,那就是砒霜中毒咯?”朱正廷抬眼看了一脸淡然的蔡徐坤一眼。

对方脸上仍是波澜不惊的模样。

习惯性的翻了个白眼,真想知道蔡徐坤除了这幅表情还能有什么样子。

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向覆盖在额前的刘海吹了口气。

真是,他在那人面前可从来不是这样的。

听说,是朵小玫瑰?

“蔡法医?”Justin小心翼翼的看了蔡徐坤一眼,“是这样的吗?”

蔡徐坤低头,看着脚下雪白的瓷砖,“是的。从尸体的各方面来看砒霜中毒的可能性最大。加上血检报告,以及可以确信是砒霜中毒了。”

他顿了顿,“走吧。告诉张艺兴警官,通知家属来领人。毕竟,死亡原因已经判断好了,尸体留着也没什么用,还是早日入土为安的好。接下来,就是案审部门的事儿了。”

说完便抬脚快步离开。

刚走出去没多远,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退了几步,扬声道:“正常情况下砒霜中毒是24小时内毒发,而死者王皓泽是吃饭时毒物入口,并且迅速死亡,这么大剂量的砒霜,一般药店里也不敢这么买卖,提醒张sir,可以从药物来源这一块儿入手。”

“哇!蔡法医,你收我为徒吧!”

远远的听到黄明昊的大呼小叫,蔡徐坤脚下一个趔趄。

……

终于回到家,蔡徐坤把钥匙往茶几上一扔,一个人抱着台笔电就窝在沙发上看新闻。

手指随意的往下滑,却突然在某处动弹不得,视线也凝聚在了一点。

“中国维和人员 2死5伤”

“南苏丹开战 陆维和部队遇袭2死5伤”

“南苏丹血案 未戴头盔致哑弹夺中国士兵两命”

慌忙的从靠枕底下翻出手机,蔡徐坤几乎是颤抖着拨出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范丞丞,我求你,别出事。

我求你了。

几个听似极其漫长的“嘟——”声过后,电话被接起。

随即是温柔的奶音入耳,“老大,怎么了?”

听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的声音,蔡徐坤的心不由得放了下来。

“我听说南苏丹出事儿了,你没事儿吧?”

“放心吧。我好着呢,你也不想想我是谁。嗯?”

“嗯。”

“嘶——”

刚放下心来,蔡徐坤却又因为这微弱的声音而紧张起来。

“你骗我!”

“哪有?”范丞丞回头,一边用嘴型示意身边的军医轻点,一边面不改色的撒着慌,“上面通知的开会时间快到了,我刚站起来的时候,膝盖磕到桌角了。”

“真的?”

“那还能有假,老大,先不说了,开会时间到了,我先挂了啊。”

“你……”话还没说出口,一阵忙音就已经提醒着他刚才与范丞丞的通话已经结束。

紧紧攥着手机,力气大到指甲盖已经隐隐泛白,想着刚才短暂的通话,蔡徐坤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刚才,范丞丞说的站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往常椅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以及所谓膝盖磕到桌角的撞击声。

范丞丞在骗他,蔡徐坤的目光沉了下来。

万里之外的中国维和部队位于南苏丹的驻地里,范丞丞正忍着痛,“享受”着军医的换药。

“我的天,太bad了。锐哥轻点儿行吗,疼死爷了。”

评论(5)

热度(88)